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刹

诚心诚意

 
 
 

日志

 
 
关于我

对电影、镜头、文学、画面、表达、视觉感兴趣,最近对交际、关系、性格、建筑也感兴趣,混于游戏行业,学习并成长。

网易考拉推荐

努奇与国家大剧院的《弄臣》 -<转>  

2014-08-07 18:15:57|  分类: 经典美文(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努奇与国家大剧院的《弄臣》 -转 - CHA.刹 - 小刹

今年是意大利著名男中音里奥·努奇(Leo Nucci)第四次到国家大剧院唱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的著名歌剧《弄臣》。这部歌剧也是国家大剧院培育、建立起自己的院藏歌剧储备,通过歌剧体现自己影响力道路上极重要的一座里程碑。选择威尔第的《弄臣》作为提升自己的起点,不能不说是国家大剧院的一种专业眼光,因为意大利歌剧,到威尔第发展到顶点,而《弄臣》则在威尔第一生所作的27部歌剧中,声乐表达层次最丰富,因此也是最具感染力的一部。

  国家大剧院选择从意大利帕尔玛皇家歌剧院引进《弄臣》,本身就体现了一种雄心:虽然意大利的最高歌剧殿堂是斯卡拉歌剧院,但帕尔玛是威尔第的故乡,帕尔玛皇家歌剧院因此也是每年威尔第音乐节的组织者,其符号性不言而喻。而要保证一部歌剧之完美是极难的一件事,其要素包括导演的节奏组织、乐团、合唱团的氛围营造、舞美与服装设计,更重要是角色配置。国家大剧院看重的不仅是帕尔玛皇家歌剧院对威尔第喜剧与悲剧内涵的权威理解力,能带来纯正威尔第时代的舞台设计与服装设计,而且在角色配置上,他们一开始就提出了必须邀请到努奇。《弄臣》的三个主要角色(男高音、女高音、男中音),悲剧主角弄臣是核心,他与女高音组成的父女情深二重唱是此剧最关键魅力所在,男高音曼图瓦公爵亮丽的咏叹调是作为其对比的,以此为基础发展出三重唱、四重唱为辅佐。所以,邀来努奇,就意味着搭成了很高的一个平台。

  努奇是一个大器晚成者。他1967年45岁时才第一次登台唱利哥莱托这个角色,而那时候,意大利最伟大的男中音戈比(Tito Gobbi,1915—1984)还在台上,美国男中音米尔恩斯(Shorill Milnes,1935—)正如日中天,他们都是当时最好的弄臣人选。唱弄臣的两套经典唱片,一套是1955年意大利著名指挥家塞拉芬指挥斯卡拉歌剧院的录音,由戈比唱弄臣,卡拉斯唱弄臣的女儿吉尔达,斯苔方诺唱公爵。另一套是1971年澳大利亚著名指挥家波宁吉指挥安布罗西亚歌剧院合唱团、伦敦交响乐团的版本,由米尔恩斯唱弄臣,萨瑟兰唱吉尔达,帕瓦罗蒂唱公爵。这两个版本比较,萨瑟兰与帕瓦罗蒂明显是超越了卡拉斯与斯苔方诺的,因为五十年代,斯苔芳诺的声音已经发暗,卡拉斯的声音嘶哑也已暴露出很多不足,而帕瓦罗蒂的声音就如金属,萨瑟兰的声音饱满度也仍然很高。米尔恩斯与戈比,则难比了,我喜欢米尔恩斯那种爆发力,但要论在从低到高,整体漂亮的音域与饱满度,米尔恩斯比戈比,显然还是低了一个等级。

  努奇应该是从Decca公司1989年出的那套由意大利指挥家夏伊指挥博洛尼亚歌剧院乐团的《弄臣》版本起,才开始逐步成为这个角色的权威人选的。这个版本中,他与帕瓦罗蒂、与著名的美国女高音安德森(June Andeson)合作。我听这个版本他的演唱,还听不到悲凉色,声音还有些发紧,就像一坛酒,还未变成老酒,未酿出陈香。到2009年,20年之后再在国家大剧院舞台上听到他,就不一样了。20年,随着他人老去,他演唱这个角色的机会增多,弄臣已经成了非他莫属。这个角色其实很难,第一幕第一场是一个卑微的角色;到第二场与女儿深情的二重唱是慈爱的角色,被贵族们暗算后是痛苦的角色;第二幕听女儿倾诉后唱那首《愤怒的火焰》二重唱,是爆发的愤怒的角色;最后第三幕被刺客欺骗,抱着为公爵赴死的临终的女儿唱《在天堂里》,又是被命运压倒的悲愤、悲凉角色。威尔第为这个角色安排了从卑微、悲凉的低音区到善良、充满温暖的中音区再到被激怒后愤慨爆发的高音区宽阔的音域,对男中音很具挑战性。对这个角色的要求是,必须在浑厚、爆发力、内在情感的张力中去发掘男中音音色的潜力,一般男中音很难有这样的强度。

  而努奇唱弄臣的好处,不仅在他有浑厚与爆发力,还有苍劲。2009年他第一次随帕尔玛皇家歌剧院到北京已经67岁,很难得他还有咬牙切齿地唱《愤怒的火焰》那样壮烈的爆发。我对比戈比与卡拉斯、米尔恩斯与萨瑟兰的这段演唱,应该说,他们都没有达到努奇与年轻的意大利女高音兰卡托(Desiree Rancatore)合作的那样激昂到将听众整个点燃的程度。我注意到,帕尔玛歌剧院演出的这个版本,在许多地方其实都加强了表现力,比如这首《愤怒的火焰》,通过重复延长不断拔高,提升了感染力,吉尔达最后飙高后出现的转音也是别的版本没有的。所以说,就这首二重唱而言,大约真无人能比努奇。

  可贵是努奇的弄臣真是越演越好,他演这个角色真演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那种悲切真是刻到他皱纹里去了。从2009到2011,他连续三年到大剧院,在表演上完全进入了化境,而2009、2011两次与他配对的兰卡托在他带动下,也真成为了新一个优秀的吉尔达,其音色充满了潜力。他们的愤怒二重唱也真的起到了这部歌剧极好的普及作用,毕竟大部分听众都狂热于这种激情四射的“飙高”。

  国家大剧院借这样一部经典对歌剧推广、自己的歌剧演出能力提高所作的努力真值得赞赏,其引进、移植方式也确实可圈可点:首先与帕尔玛皇家歌剧院是以版权合作的方式,舞美、服装设计都在这个基础上有了自创性。然后,先是2009年帕尔玛皇家歌剧院连乐团、合唱团在内的全班人马到北京,等于是作一个示范。2010年再演时保留了合唱团,但乐队已经换成了中央歌剧院乐团,次要角色都换成了国内歌唱家。到2011年,合唱团与乐团都换成了大剧院自己的,最后只剩下关键的角色配置。因为对歌剧而言,关键角色太重要了。可以说,没有努齐这个支柱,《弄臣》还是撑不起来。

  为了了解努齐缺失的现状,8月1日我还专到大剧院听了一场B角唱的这部戏。那晚唱弄臣的是从意大利回来的迟颂,唱吉尔达的是么红,唱公爵的是薛浩垠,这个主唱班底明显就撑不起这台大戏。问题一是唱弄臣的迟颂也许对角色的体会够,但声音资源却不足,因此难在高音区与低音区作亮丽与浑厚的突破,张力太不足了。二是么红也许声音资源够,但对角色的体会又太不够了,甚至找不到吉尔达的朴素、柔美、善良与感人。当然,中国演员唱意大利歌剧本来就不易,唱威尔第这种“大尺寸”的歌剧就更不易了。

  这也许是一个残酷的话题:舞美、灯光、服装、节奏、乐队,包括合唱的移植都已经解决,国内的合唱水平已经不输国外顶尖的合唱团,次要角色的能力也基本不成问题,现在就剩下主角。但努奇这样的演员要国产化太不易了,不是简单的飙高能力问题。

  努奇今年已经72岁,他的声音实际也已经发暗了,每个歌唱家的声音都会衰老的。那么,努奇之后,谁是弄臣新的最佳人选呢?大剧院应该有这种敏感的识别能力,有了这样的识别力,才能保证角色到位,而其歌剧的实力也才能真正令人刮目相看。


推荐:文化博客-三联周刊-周伟  http://blog.sina.com.cn/zhuwei
话说文化人真让人羡慕,有涵养、见识、气度,生活积累下来的东西。

去优酷搜了视频看,这个剧有好几个版本。其中一个演公爵的男演唱者,印象比较深刻,长得比较一般,但举手投足、眼神姿态给人一种充满魅力的感觉,好厉害。长相有一定影响,神态的影响更大。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